Menu
  • 分享新闻到:
<返回列表
  • 渴望走出去的茶颜悦色,依旧离不开长沙

    来源:茶颜悦色   
      阅读:
      时间:2020-09-27 13:51:21

    tag:

 对长沙人来说,茶色不仅仅是一种饮料。

根据媒体报道,近日,著名茶饮品牌茶色宣布在湖南常德成立新公司,正式拉开品牌扩张的序幕。意思是说,曾经的歌迷们“万血书”求它将分店开到各大城市的愿望,即将变成现实。
一个月前,“茶色”还在微博上公布了武汉常德的招聘计划。预期今年12月开业的武汉第一家商场,位于武汉天地商圈,常德第一家商场也将于11月开业。
这个出身于长沙“草根”的茶馆老板,从前几年的默默无闻,到最近因入驻武汉,投入大量资金,阿里也多次登上热搜,被媒体冠以“奶茶界杨超越”的称号。茶色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能牵动一群歌迷的心。
但是,与之不同的是,在红餐网发布的2019年中国茶饮十大品牌排行榜中,茶色甚至未能上榜。舍弃传统加盟店的打法,长期没有外卖平台,即使在长沙密集开设超过225家门店,也总难将茶色和“流茶”划上等号。
长久以来,茶色似乎展示了一种偏僻的公司形象。一个如此红红的奶茶店怎么走不出长沙?时至今日,喜茶、乐乐等新派茶饮走遍天下,茶颜想要走出长沙还来得及吗?
冬天开茶馆。
冬天开一家冷饮店,绝非好主意,可总有些“呆呆地”不信邪。
在湖南,解放西路下,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奶茶店于2013年冬天开张。
桥头,是当地有名的酒吧街,灯火通明,空气中到处都是酒的味道,在这里卖奶茶总是不太合适。更有甚者,这位老板开张的第一杯饮料就出了问题,而且放了很多糖。
这几个奇怪的名字同样令店里的侍者心烦意乱,他们说:“每次有客人要买饮料,都要特别解释一下。”
此外,这家小店还有个别致的名字——茶色,号称主营新派中式茶饮,门口的商标是一只古风小人,听说是老板花了上百万定制的。
那时候还是人手一杯“香飘飘”,开这样的奶茶店似乎有点不太靠谱。”“花里胡哨”“博大精深”,是很多人给的第一个评价。
可以肯定的是,在吕良准备了一年之后,他就不想放弃了。为确保口感,还给自己调茶的机会,他做出了一个违背商业逻辑的承诺:“一杯鲜茶的永久索取权”。换而言之,就是顾客如果对拿到手的茶水味道不满意,可随时要求再做一杯。
此外,平价策略也是博得好评的。举个例子,17元一杯的招牌产品幽兰拿铁,与周围的喜茶、奈雪等茶叶平均售价30元相衬,在价格上显得十分亲民,加上良好的服务态度。缓缓的,奶茶店门口开始有了一些熟客,茶色得以在寒冬的长沙幸存下来。
而且,在这段时间,茶色成为了茶饮的一大品牌,还有6年。
吕良:等着吧。
相对于当地潮湿寒冷的冬天,长沙的商业环境一直很火爆。不论是以小龙虾、热辣湘菜为代表的餐馆老板,还是以外号叫湘军的企业家们,敢打敢拼的创业精神都刻印在了长沙商人的骨子里。
而作为创建者的吕良,与之略有不同。对外界来说,他甚至有点保守、谨慎,这与他之前无数次的“失败”有联系。
和聂云宸刚开始喝茶时的顺风顺水不同,吕良走过的路颇为坎坷。他创立茶业之前,曾试过很多种创业方式:卖盖码饭,开卤味店,卖爆米花,但都以失败而告终,连这些小生意也会亏本。
对于这一点,他曾经说过,失败的经历太多,让自己不敢轻易拿起品牌。
创办人吕良(右)为外国客人品茶。
运营中,茶色还伴随着吕良的性格烙印。自从品牌诞生以来,它一直保持着均衡发展,第一年5家,第二年6家,第三年12家...
直至2017年,茶饮类爆发,喜茶、茶饮、茶饮CoCo遍及全国。再往前看,满街都是人手一杯茶,属于新派茶饮时代的来临。
随后茶色也随之进入扩张阶段。现在,在长沙的重点商圈,如五一广场、黄兴路步行街等,每走五步就能看见一家红茶。
数据显示,到2020年7月27日,长沙的茶艺店已达225家。这一数字,是CoCo和1点的2.2倍,是书烧仙草和蜜雪冰城的2.7倍。
尽管CoCo在全国29个省中拥有近4000家店铺,而1点在30个省拥有3000家店铺,蜜雪冰城在全国343个城市拥有上万家店铺。但是在长沙,这些茶饮豪杰仍然输得无以复加。
针对这一点,有媒体称,饮茶成功的关键在于口味好,定位准。但是吕良却不以为然,他说原因就在于,“走在赛道上”。每次他摆出一副低落到尘埃的姿势时,他都默念着:"德不配位,必遭祸"。
但是吕良说得有点对,茶颜非常成功,关键是在时机到了之前,提前做好准备。
据艾瑞咨询统计,2019年中国茶饮料市场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。喝醉了罐装饮料和冲泡过的咖啡、奶茶之后,人们成功地迷恋上了以中国茶为底料的新派茶饮,茶色恰巧也是最独特的一种,比喜茶便宜,比CoCo还便宜一点。
此外,茶色的国风定位也十分雅致。”就产品本身而言,颜值、店面装修、口味等等都是迎合年轻观众的喜好;另一方面,茶色迎合了近年来国货文化大势的发展,想不火都难。」有些广告业人士这么说。
有别于商店大肆布置,茶色引入的资金也显得十分低调。
2018年1月,“茶色”完成了由天图资本发起的天使轮融资;2019年8月,与源码资本、元生资本等A轮融资,均未公布估值及具体融资金额。
直至去年,吕良接过阿里旗下控股公司抛出的橄榄枝,成为外界眼中的“阿里玩家”,才为众多企业家所熟知。
就在这时,等了六年,吕良终于等风了。可想而知,危机才刚刚浮现。
谁也不能带走长沙的一杯茶色。
臭豆腐,橘子洲头,岳麓山,茶色宜人...欢迎来到美丽的长沙!正当长沙旅游宣传打出这样一个口号时,人们才发现,手中这杯小小的奶茶居然成了一张城市名片。
游客们蜂拥而至,挤得满店都是,有的客人还不远万里乘飞机过来,排上两个小时的队,只为了品尝这十分钟的美味。
一位长沙人对《时代周报》记者说,“当你拿着一杯茶去逛街的时候,会觉得很开心”,“喝的是乡愁”,“茶色粉”也被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这样形容。
同时,小红书破2w篇的游记推荐,百度搜索指数赶超喜茶,奈雪的茶评,都从侧面印证了其热度,闲鱼上甚至出现了“茶色代言”、“滤镜拍照打卡”的生意。
喝杯奶茶就能排上好几个小时的队,值得吗?总会有人提出质疑”茶脸走的是饥饿行销,味道其实一般”,“想不通为什么那么火?”这只不过是卖人设。
实际上,从品牌的角度来看,红茶的色泽、美貌、好喝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
内容会带来流量,而这是核心。Rebecca,广州一家4A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,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味道只是一方面,毕竟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真正让茶颜出圈的,是它的内容所带来的粉丝粘性。”比如,他们在订单小票时会留下搞怪的信息,他们会称顾客为‘小主人’,花费上百万购买故宫的古画版权。雷贝卡说。
茶色古风文创茶具包装。
在老粉眼中,老板吕良是一个骑着电动自行车去巡游的大叔,羽绒服破了就用电工胶带粘起来;文案是“摸鱼侠”,设计的是“鸡仔一、二、三...”
这样的生动形象,使茶色变得十分生动活泼。但是除了感情,茶色作为一个公司的整体经营并不成功。
根据当时的职业经理人何一汀的说法,公司成立3年来,员工总数不超过10人,直到2018年,才招聘到全公司首批研究生,而此时,喜茶、奈雪等90后团队早已兵强马壮。
国茶馆创办人罗军则认为,茶色宜人。
分享新闻到:

更多阅读

无相关信息
返回全部新闻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确 认
常按保存或扫描二维码在线聊天
确 认